首页
>市局栏目>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税务局>媒体视点

【第一财经】养老保险费率下调 大型制造业企业降费明显

发布日期:2019-04-22 08:45浏览次数:字号:[ ] 视力保护色:

离5月1日养老保险费率下调日期将近,第一财经记者调研发现,以前规范交费的大中型制造业企业受益明显。

国务院明确降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目前单位缴费比例高于16%的省份可降至16%。各省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不完全一致,最高省份是20%,重庆市是19%,福建省是18%。

第一财经记者从福建和重庆两地税务部门了解到,两地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都降至16%。

福建纬璇织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顾成东告诉第一财经,公司是一家劳动密集型的服装加工企业,有2230多名员工,去年销售额是14.2亿元。公司养老保险缴费基数约5000多万元,费率从18%降至16%,可以降低企业100万元社保负担。

“我们也测算了下,社保费率下降能给企业省100万元,这降低了企业负担。”福建和诚鞋业有限公司财务经理庄梅兰告诉第一财经。

中国四联仪器仪表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自动化仪表制造与配套龙头企业,公司资产财务部部长姜喜臣告诉第一财经,这次社保费减费政策对公司影响比较大,预计一年能减少人工成本3000万元左右,这大大降低了企业负担。

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伏洪才也给第一财经记者算了笔账,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由19%降至16%,集团参保员工超过13000余人,预计全年集团可享受社保费率降低带来的降费约1000万元。

他表示,公司把节约出来的资金用于购置新设备,进一步扩大经营规模,增强企业活力和发展后劲,形成企业发展与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

不仅大型制造业受益,一些缴费规范的中小型服务业企业也受益。

“这次养老保险费率下调3个点后,每个月可以为猪八戒网减负14万元。这对于猪八戒网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利好消息。接下来,公司可以将这些资金投入到核心技术的开发,核心业务的拓展上。”猪八戒网薪酬绩效负责人万润红告诉第一财经。

主营火锅的重庆江由饮食文化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罗霏表示,前不久知道社保费率将调低的消息时,企业就测算了一下,发现全年预计可以减少2.5万元的社保费用支出,这将降低公司用工成本。

其实,除了养老费率下调外,养老保险计费基数也有降低。

国务院明确,各省应以本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加权计算的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核定社保个人缴费基数上下限,合理降低部分参保人员和企业的社保缴费基数。

有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以前地方核定个人缴费基数只按照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这部分人工资高于私营企业,此次加总后社保缴费基数将下降。

另外,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可在一定范围内自愿选择适当的缴费基数。而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费率优惠政策也予以延续。

一家大型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国家强调了相关部门不得自行对企业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是一个利好,一些地方清缴被叫停,这让企业吃下“定心丸”。

国务院要求,稳步推进社保费征收体制改革。企业职工各险种缴费,原则上暂按现行征收体制继续征收,稳定缴费方式,“成熟一省、移交一省”。妥善处理好企业历史欠费问题,在征收体制改革过程中不得自行对企业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不得采取任何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

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是关键

范子英认为,在税收学上,我们是假定增值税是完全的价税分离,增值税不影响企业的产品定价,在产品定价已经确定的前提下,提高增值税税率,无非就是等价向下家多收一笔销项税。但是在经济学上,商品的定价是与税收高度相关、相互影响的。一旦增值税影响了商品定价,那说明企业实际上是承担了一部分的增值税税负,这种税负承担不是账面上有多少增值税由企业缴纳,而是通过降低商品价格的方式承担税负。反过来,此次的增值税减税,降低了最终商品的含税价,但是生产企业会相应提高不含税价格,从而获得一部分减税收益。

目前不少企业纷纷测算减税红利,一些议价能力强的企业将减税红利用于加强研发投入,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有些企业则将减税红利让利于消费者,通过降价来提振销量。

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赖世贤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增值税税率下调3个点预计给企业减税超3亿元。目前并不考虑因这次减税而调低商品价格,因为价格调整因素很多。这次减税初步计划用于加大研发费用投入,包括招募国内外优秀人才,加强知识产权方面投入,更新生产设备提高智能化生产等。

受增值税税率下调,不少汽车企业纷纷宣布下调汽车指导价。国家发改委将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每吨分别降低225元和200元。全国平均来看 92号下调0.18元 95号下调0.19元 0号柴油下调0.17元。包括大润发等大型超市也不同程度下调商品价格,让利给消费者。

伏洪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增值税减税博弈中,一些汽车关键零部件商因为掌握核心技术,谈价的时候很强势,因为没有替代商品,不用不行。

普华永道中国间接税服务主管合伙人李军说,拥有技术优势的企业市场议价能力更强,更容易在减税中获益。这也促使企业修炼好内功,加大技术创新,生产更高质量的产品。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助理田志伟曾测算,去年增值税税率下调收益,在企业和消费者间分配大概是四六开,消费者在增值税减税中受益更明显,今年增值税1万亿元减税估计情况相似。

“增值税减税红利博弈是市场行为,获利多少跟企业市场地位高低有关,无论红利给了整个增值税链条中哪家企业还是消费者,政府应该尊重市场主体的选择,让市场主体自己去博弈形成新的均衡,这更加客观中立。”范子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